<kbd id='6hMxY663T'></kbd><address id='6hMxY663T'><style id='6hMxY663T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6hMxY663T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<kbd id='6hMxY663T'></kbd><address id='6hMxY663T'><style id='6hMxY663T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6hMxY663T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首页

                  舍身复仇(3-5)| 天上掉下来个林妹妹,花和鱼都是那么熟悉

                  发表时间:2018-06-18 17:16 来源:admissions office of xiamen university

                  伟有点蒙,看着和康乃馨一样粉红的饭盒呆了几秒钟,有点醒悟了,伟站起来,饭盒里“簇拥”着碧绿的西兰花,干子肉丝里夹杂着鲜艳的红椒,碎碎香菇粒点缀在水灵灵的滑藕上,泰国香米特有的香味随着热气升腾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女孩走进来,一眼就看见收银台上饭盒,走上前去拿起饭盒,手往下一沉,心也随着往下一沉。

                  九点,雇员默契的配合着伟把两道门关好后,就上暗楼去睡觉,刚躺下,想起那只烂球拍,有点不甘心,平白无故的要花几百元钱,差不多半个月的工资了,还想再试着修修,就下楼来。找了半天也没找到,雇员很奇怪,记得明明就放在了收银台下面的杂物柜里的,怎么没有了?

                  整个早上都是冷清清的,接近中午时分来了个单位团购运动会需要的器材,伟忙而不乱的做完这笔生意,坐下清理钱柜,一股饭菜的香味飘过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女孩笑着说:“我做得菜比这里的好吃,我很奇怪你为什么不吃,而要来吃这里的,尝尝吧,真的不错的,我知道你爱吃鱼”,伟异常敏感,问:“你怎么知道?”,声音的嘶哑又把伟自己吓了一跳,不禁暗暗问自己是怎么了?

                  雇员回头看伟,伟用抹布弹着货架上一排哑铃上的灰尘,雇员动了动嘴,又突然张着嘴哑巴了,停顿了几秒钟放弃了说话的念头,拿起球拍掂了掂,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半根烟下去,闻到菜香,伟睁开眼,吓了一跳,店铺隔壁的那个女孩笑嘻嘻的坐在他对面。太突然了,伟“啊!”了一声,意思到自己失态,伟很快调整情绪,可怎么也不能回到漠然的状态。

                  id="mp-editor">

                  晚上八点半,雇员回到店里,伟提前关了店门,向夜市走去。在熟悉的摊子坐下,不用开口,一瓶啤酒就打开盖子先送上了,伟端起酒杯一口气喝下去一大半。放下酒瓶等菜,伟点燃一支烟,要吐出烟雾时,伟闭上了眼睛,他害怕烟雾形成的画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雨滴密集了,她店里的雇员撑了一把伞来接她,她转身回店,眼睛不由自主瞟向伟的店子,一丝愤恨闪过被散发遮掩住的脸,犹如被电击了般的,扭曲变形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心,莫名的扯了一下,如针闪电般刺了一下,疼,短暂急促的疼,伟下意思捂住胸口。饭盒里升腾起的热气如夜色里的烟雾,恍惚之间变幻成一幅幅少女的图像,形成....消散....再形成....再消散。伟在荷包里掏烟盒,手抖得厉害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找了一会未果,想着买个新的球拍半赔半送,还可以借机和女孩套近乎,就返回暗楼上安心睡觉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女孩要他走开,雇员被莫名其妙的呵斥了一句,想到女孩对伟的暧昧神情,也恼羞成怒了,提高嗓子回了一句“喊什么喊?这里不是你的地盘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第二天,伟打开卷闸门,敲打玻璃门,雇员伸着懒腰来开了门,又爬上暗楼穿衣服,收拾好了,跟伟打招呼出去吃早饭,伟清理着货架没有搭理。雇员路过收银台,惊异的发现那只球拍安静的躺在那朵康乃馨旁边,雇员拿起球拍更惊讶了,球拍已经完好如初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1

                  伟拿起康乃馨,轻轻吹了吹,花是彩纸折的,已经有些褪色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5

                  摧残文笔流畅、朴素、接地气。近几期,摧残专栏刻画了婆媳关系,都是奇葩婆婆、受气媳妇。有粉丝反映,希望下一篇能换个风格,能有一个厉害的女主,看得让人扬眉吐气一回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发现雇员进店,伟定神收回臆想,弯腰捡起康乃馨放在收银台上,默默走出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4

                  安静了好几天,伟在心里想女孩终于不再来了,一块石头落了地。雇员闷闷不乐,话也少了,伟明白,可也没什么可解释的,就缄默到底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女孩就这么一直看着,太阳被乌云裹挟走得无影无踪了,雨滴真的淅沥沥的下下来,她店里的雇员呼叫她快回去,她慢慢低下头,看着雨滴露在地上被灰尘裹住成一颗颗珠子,滚向低洼处。

                  伟没有理会,看着手里的武汉晚报,雇员屁颠颠的接过球拍侍候弄去了。女孩慢慢靠近收银台,拿起那只已经落下些许灰尘的康乃馨,走到门口,轻轻吹了吹,又用手轻轻拍了拍,康乃馨重新露出粉嘟嘟的红,女孩满意的笑了笑,走回收银台轻轻放下康乃馨。

                  伟的抹布走到收银台上,习惯的绕开那朵康乃馨擦拭着周围的灰尘。

                  雇员在店门口看着伟走进美食城,才转身回收银台坐下继续吃饭,眼睛一刻也不离开那朵康乃馨。雨下起来没完没了,路上行人见少,也没什么生意,雇员要伟教他修理球拍的手艺,伟要他捡把废拍子自己琢磨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下午,女孩过来拿饭盒,看着未动的饭菜,表情凝固了一下,很快又恢复笑容,唱着“天上掉下一个林妹妹.....”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3

                  女孩自个呵呵笑起来,走近伟,调皮的说了声“三颗药(英语谢谢的发音)哦”,伟明白女孩的谢意,还是没搭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伟拨开花朵外围的裹纸,花朵完全裸露出来,花朵的折叠方式很眼熟,伟在心里模拟着一张纸折叠成花的程序....一双手慢慢伸进伟的心里,轻巧的摆弄着纸.....纸变成了花,捧在那双手里.....伟感觉到了那双的冷和无助....伟想握住那双手....手一伸出去,伟“醒”过来,手里那朵褪色的康乃馨掉在地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女孩转身走近收银台,拿起那只康乃馨又走到门边去,吹吹拍拍后又满意的放下,然后站在店子中央,如老板巡视一样转了个360度,带点责怪的语气说:“没道理啊?!这大个店子收拾的这么干净,唯独这朵花每次我来都是脏兮兮的,唉,看来这里没一个惜花人啊!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7

                  一片乌云被风吹得飞快的移动过来,很快街道上的阳光就被老天爷没收了,女孩抬起头看着灰灰的天空,喃喃的说:“又要下雨了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想用吃饭来掩饰,低头一看,面前的桌上又出现了那个粉红的饭盒,香气淼淼的一盒子滑鱼片,深褐色的木耳衬托得鱼片雪白雪白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2

                  家长一百微信【jz100wx】原创,禁止转载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女孩说完起身,嘱咐伟把饭盒要带回去,就唱着“今日奴葬花,它日谁葬侬....”走了。伟,扔掉手里已经燃尽的烟,端起酒瓶仰起头..........

                  女孩说:“奇怪了哦,晚报和早报是同一个时间送来的,不知道还分早晚有什么意义呢?呵呵”,说完女孩自顾自笑起来,伟蜡像一般保持着看报纸的姿势,女孩不介意,笑完对着雇员丢下一句话:“修好给我送过来哦”,就走了,伟微微抬头看了一眼那只康乃馨,空气里漂浮着女孩留下的香水味。

                  伟抬起头,隔壁的女孩笑盈盈的走进来,放下手里的饭盒,一句话没说就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自告奋勇的雇员不但没能修好那只球拍,还把整张球拍的网线搞了个稀巴烂,和伟商量能不能帮他进一只同品牌的球拍,他赔给女孩,伟没有搭话。

                  6

                  那只康乃馨一直放在收银台上,几天后,隔壁的女孩又来了,拿着一只羽毛球拍,问网线断了一根,能修补吗?

                  雇员吃早饭还没回,隔壁的女孩走进来,伟下意思的抬起头来,以为是顾客,目光和女孩的目光不期而遇,伟很自然的面无表情的避开,继续自己手里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雇员一个星期有一天休息,雇员休息了,伟就寸步不能离开店子,饿了只能泡面吃,懒了就饿一餐,晚上关了店门再出去吃点东西,一般就在附近的夜市摊子上吃点东西,喝点啤酒。这天是雇员的休息日,伟一下楼来就看见店门已经打开,雇员穿戴整齐的等着了,伟不惊讶,雇员一直都是这样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女孩放下饭盒,有些恼怒的拍了拍收银台,伟抬起头,女孩质问:“什么意思?”,伟低下头去继续看库存单。

                  雇员嘿嘿一笑,说不是想问修球拍的事,伟看着他,他又呵呵傻笑,伟还是看着他,他象一个女孩子一样扭捏起来,伟也觉得好笑,可多年的习惯已经让他脸部的肌肉无法展现笑容了......(待续)

                  一日,雇员拿起收银台上的那朵康乃馨,伟问干什么?雇员回答扔掉,伟说不占位置就放着吧,雇员嘟囔着放下花出去吃午饭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伟的不理不睬一点也没扫了女孩的兴,女孩唱着“枉凝眉”走了,甜美的嗓音留下哀怨的曲调,她消失后,伟转过身来.....

                  猛吸了几口烟,伟镇定下来,坐下来,把烟叼在嘴里,继续清理钱柜。饭盒里的热气渐渐不在,了无生机的和那朵康乃馨平列摆放着。

                  雇员走了,伟按部就班的做起每天必做的事情,只是抹布再走到收银台,手停住了,迟疑了一下,伟拿起那朵康乃馨,轻轻吹了吹,确定灰尘已经吹落就放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说完,女孩拿起饭盒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心底的那种痛再次袭来,伟举起僵硬的手把半支烟递到嘴边,唇,不知道怎么麻木了,感觉不到烟头的存在,伟很是慌乱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女孩再次拍收银台,雇员不知所措的拢来问怎么了?

                  在粉丝的建议下,特意选择这篇故事,故事在家长一百论坛上连载时,原名《滴血的复仇》,现改名《舍身复仇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雇员吃着盒饭走进来,看着伟怔怔的模样,他也愣住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伟看着外面的雨滴发呆,雇员看着伟发呆,伟觉察了,假装不知晓,点燃一根烟吞云吐雾起来。雇员凑到伟身边,皮笑肉不笑的痞着脸,似有事相求,伟说:“有些东西不是耳朵听听就能学会的,非要自己动手去捣鼓,什么东西都有自己的规律,你掌握了它们的规律,别说修理,你自己都可以制作了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作者 | 摧残,一位温和的武汉全职妈妈,擅长写作。2008年,她在家长一百论坛注册会员以后开始写身边人的故事,引发众多江城妈妈的共鸣和追捧。为了让更多的人能看到,现在把论坛的文章放在微信上连载,和大家共同品读武汉人的故事。本专栏所有文章禁止转载,家长一百论坛原创出品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女孩气呼呼的瞪着雇员,噎得说不出话来,雇员又有点后悔,想缓和气氛,声音来了个180的大转变,轻声问:“到底什么事啊?好好说嘛,都不是聋子,不用那么大声”,女孩指着伟,说:“我看他就是又聋又瞎,还没心没肺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女孩没有回答,得意的哈哈大笑,拿起筷子夹起一片鱼片,放进嘴里吃下去,放下筷子,女孩说:“看见了,我吃了,放心了,没毒了,可以吃了吧?诶,你会说话啊?我还以为你是哑巴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走到门外垃圾桶旁,女孩打开饭盒盖子,把一盒子鱼片倒进垃圾桶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编辑 | 亦九 主编 | 知了

                  相关阅读